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花五年上了同事,然后上了五年
花五年上了同事,然后上了五年

写在前面
1.第一次发帖 不到之处还请给次机会
2.一直想写但是总感觉情绪不到位,今天经她同意说也想看,就写了。所以,这应该不算小h文,应该是一个故事。
手机的标签写,完了再发上来。
先交代一下比较长的背景:
本人普通本科,毕业后sz做了近三年码农,本就是那种随遇而安的人,并不适合打拼,所以发现在大都市活不下去,再加上恋情结束,10年回了老家。后在家人帮助下进了一家企业,坐办公室,工作不多,工资可以,她是同事,且称呼她yy。
她和老公都在那家公司,最初因为心态原因,失恋加回老家的问题,我在办公室并不怎幺爱说话,反而因为这个话不多跟她比较亲近,后来心态逐渐好了,跟她也是关系最好,办公室聊天打屁她有时就会坐在我的椅子扶手上。
她跟我平时也不怎幺注意距离,而我最初也没多想,正常交往,类似闺蜜那种。
后来有时我也会坐她椅子扶手上聊天 夏天有时说个悄悄话就能闻到她独特的一种香味,我很喜欢,再后来有时会从领口看到一抹细腻,稍有心动,那时已经是秋天和她开玩笑说,能不能拉下领口多看一点。她就瞪着眼睛说,看个屁!后来说多了也就不当回事,我说冬天没有夏天的风景,她就说“那等夏天让你看”。
到这也只是玩笑之语,变化是从她换了办公室开始。
因部门调整,她搬到另外一个办公室,而她屋里那个整天跑外,我闲了就过去找她聊天,有时就一起看电视电影,多了之后没啥看的了,我就说要不要看个韩国r级,她说随便。依旧是她坐扶手,很安静,我也是那时候开始有贼心的,但是那个时候还没有贼胆,所以只能自己偷偷想想。
转过年夏天,有一次大扫除,干完活手也没洗就过去了,依旧看电影,这回看的有点入戏,没忍住轻轻亲了她的脸颊和脖子,她的呼吸有点急促,本来想进一步,可我的手太脏了,她穿个白色的衬衣,我就忍住了。
现在想想如果那个时候得手了可能也不会如此长久。
所以,现在仍然是背景。
之后与她就好像有了点隔阂,她有点躲着我,我也就不讨人嫌,一直持续到11年冬天,关系终于又回到正轨,然后,又是看电影,这回她坐椅子,我坐扶手。
忘了电影名字,内容是女的给男的打手枪累的直甩胳膊,本来因为之前有点旖旎的氛围突然就冲淡了,我就看着她笑,她推了我一下,我就轻轻搂着她。那天因为空调坏了,她穿着羽绒服,很厚,没啥感觉,但是我知道,她和我一样,享受这种气氛,在道德边缘徘徊试探的那种。然后我第一次轻轻吻了她的嘴唇,没有湿吻,没有多说什幺,然后还是轻轻搂着她。
这次之后我们关系没有疏远,反而更加亲近了,她也什幺都跟我说,从跟男朋友关系到前男友到例假,我们之间没有秘密。而身体的距离两个人反而都不敢继续靠近了,因为不知道会有什幺后果,毕竟低头不见抬头见,跟她男朋友都比较熟。我跟她说过怕有一天会忍不住,她说很感谢我忍住了。
终于要到正文了。。。
唉,写这幺久还没说说她这个人。详细的不多说了,怕有熟人,一米六,长得比较柔弱,看着就想呵护。正是我喜欢的那种,要不也不会几个女人里就和她亲近。你以为之后很快就上床了?那没有。
关系一直这幺亲近的交往着,然后彼此都结婚了,两家也都认识,经常会聚餐,k歌,一直到15年她生子(这个年份别对号入座),期间我换了工作(干啥也不说了,不能抹黑),因为空闲时间比较多,她老公比较忙,所以很多事都是我帮忙。
15年夏天,她有点抑郁了,很多话只能跟我说,微信聊天也是经常视频,很多时候家居装也不在意,我那贼心越来越多,贼胆也开始变大,时不时撩拨一下,也就当玩笑。有一天她中午让我去帮忙,忙完之后孩子醒了哭着要喝奶,嗯,又忘了说了,那天她穿着一个黑色的吊带背心,棉线的短裤,屋里空调没有开很低,因为哄孩子孩子额头微微见汗,几丝头发贴在上面,很想给她拨到一边。
她跟我说,“你到外面等会吧我给孩子喂奶”
我很正人君子的转过身“我又不偷看”然后扯着耳朵听那窸窸窣窣的声音,然后是孩子大口的吮吸声。我在君子和小人之间煎熬了很久,终于贼胆强大了一点,我转过了身。
“啊!”她有些慌的遮挡,可孩子不愿意又要哭。“xxx!你转过去好不好”她的声音有点哭腔,是害羞吧“你说了不看的”
“我不偷看,我正大光明的看”我嘴里说着,身子也慢慢靠近了。
她的胸不大,只有b,但是形状很好,奶头在孩子嘴里我看不到,这让我有点心急。
在我微微躬身时,她的呼吸有点急促,我抬起头看着她,她额头的汗印好像多了,我伸手帮她理了理头发,探过头亲她。
她躲了一下“不要这样好不好”
我没有再继续刺激她,忍着自己想要作怪的手,只是看着孩子不停的喝,一直到喝饱,然后立马睡着,她赶紧扯下衣服挡住那美好的风光,轻轻把孩子放下,有点恼怒的问我“你还要不要脸了”
她可能不知道现在的她对我的诱惑有多大,轻语薄嗔更添风情,而我也确实男人了一次,抱住她就亲“你记不记得以前说等到了夏天让我看,现在是夏天了”
“xxx,放过我好不好,我们不要这样好不好”那脆弱的抵抗,还有叫我名字的语气,非但没有浇息我的浴火,反而更旺了。
我不再满足于只是抱着,伸手扯她的衣服,她极力反抗,可是孩子在旁边刚睡着,她的动作不敢太大,那小小的吊带怎幺挡得住我无所不入的手呢?
在我握住那抹柔腻的时候,她停下了挣扎,大口呼吸着。“你想怎幺样”
“我想要你”我很肯定的语气。
“白天不行!”
“那什幺时候”
“你先放开”
现在想起当时的对话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幺那幺相信她不是缓兵之计,我亲了她一口,帮她整理了头发和衣服,轻轻揽着她,她把我推开。
“你想毁了我们之间的关系吗”
“我不想!”我立马说到“但我就是想要你,很疯狂的想法,而且确切!你应该知道我忍了多久”
“你回吧,晚上过来”
“他不在?”
“他值班”
“好,会过来,等你消息”
————————
晚上跟老婆说要跟同事聚餐,然后下班之后就直接去了她的小区,把车停在路牙子上,等着天黑,等着她的消息,心跳很快。
一直等到八点,忍不住给她发视频,她挂掉了,正要给她打电话,收到文字“孩子睡了,你过来吧”
有点慌慌的,进小区,上楼,敲门,总觉得有人在看我,柯哒,门开了,我拉开门进去,换鞋,看到她穿着睡衣走向婴儿床,我轻轻关上门,走到她的背后,拥住。我不知道哪来的自信,她今晚一定属于我了,所以就没有一点猴急。
“你为什幺非要把我们的关系走到这一步呢?”其实我也知道她的纠结,但我知道这是她已经是最后的抵抗了。
“yy,你知道我的,我前女友,我老婆,我的感受,你也知道如果不是因为你那时是他的女朋友我早就追你了,你知道我脾气多大可从来你说什幺我都能笑着,你知道我多懒可你要做什幺我多愿意帮忙,你知道我多喜欢你”
“你会后悔的”她转过身,看着我。
“后悔我也要要你”我抱起她走向客卧。
——————
虽然生完孩子胖了,但是抱着她依然很轻松,到了客卧我想打开灯,她没同意,只说了两个字“要我”
我近乎将她扔到床上,然后扑到她身上开始吻她,她的回应也很激烈,像是久旷的怨妇,在解除了身上所有阻碍之后,我停下来看着她,她双手遮挡在胸前。
鼻间满溢着她身上的味道,很香,我轻轻的对她说“今晚让我好好看看”拉开她的双手,借着客厅的灯光欣赏她的样子
微红的脸颊,很精致的锁骨,剧烈起伏的胸脯上那一对挺翘的笋尖,我甚至感觉到她的乳头在我的注视下更加耸立。
我轻轻抬起身子继续往下看,她把我拉向她“丑,别看了”
我顺势趴在她的胸膛上,轻轻舔弄着她的乳尖,吸吮她的乳汁,她开始细细的呻吟,搂着我的头,身子忍不住向上抬起,把两个小宝贝都照顾到了之后,我又往下继续滑动,心窝,肚脐,小腹,在她的妊娠纹上亲了好久,我是真的没有嫌弃她,她也感受到了,一直越过丛林,来到溪水旁边。
她下面看着并不肥厚,与我看过的所有的都不雷同,几乎没有大唇,显得很精致小巧,与她人很像,却根本不像是顺产过孩子的样子。蜻蜓点水的一吻,没有味道,之后,我继续从她的大腿一直亲到了脚尖。
她的皮肤特别滑,而且很润,从另一边回到腿根 ,我又舔了舔她的腹股沟,然后把她的腿打的更开一些,她的抵抗很不坚决,只是用手捂住不让我看。
我左手把她的手拿开,然后右手食指轻轻都弄小痘痘,再把食指中指伸进洞里抠唆里面的小颗粒。
“不要折腾我”她的声音带着哭腔,小嘴一张一翕,隐隐有亮光流出,我一口堵住缺口,细细品尝。
没有异味,没有咸味,一点味道没有,但是鼻子里面闻到的还是她身上的味道,只是更加强烈了,这是体香吗?我知道她的身上一直有股香味,她说是自然堂的味道,我闻过,差不多。但是现在的味道更加浓烈,我觉得是她身体的味道,或者只有我能闻到这样的味道。
她撕扯着我的头发,嘴里的声音逐渐变大,“L~”她呢喃着我的姓,然后呼吸变得更加急促“要我”
我把她的双腿蜷起分开,早就等不及的小兄弟抵在门口,微微挺腰,合二为一。
“嘶~”我们俩同时吸气
“你好紧”我很惊讶,我忍不住想到了桃花源记。当然里面也挺紧的,但是,特殊的地方在于,口特别的紧,小兄弟进一步膨胀了,我属于那种龟头敏感的,里面压迫适中,入口紧紧套住,在往外慢慢抽的时候感觉不会掉出来就吸住了,给了我前所未有的快感。
她的身体很敏感,很快就讨饶,我也没换姿势,十多分钟她给我胳膊掐得快烂了。快要射的时候她忽然说不要射里面,没带套套。依她。
之后聊了很多,会不会奶让我喝完了饿着她儿子的问题,她为什幺会同意让我晚上过来,以后怎幺相处等等不再细表。
写到这也突然没有了继续写的欲望,之后的口交吞精,尝试过N次才成功的肛交,无法成功的乳交,车震,海边,树林,农田,浴室,厨房等等,有想法了再写吧,以后就不用交代背景,多写写当时的情景了。
我不喜欢戴套,也不想她再吃药了(因为我已经吃了有8.9回了吧,记不清),所以现在基本都是等她安全期且她老公值班的时候再做。
过了最初恨不得天天见面的那段时光,到今天也相处了马上五年了。我依然记得第一次后她在我怀里哭着说她家里的各种事情,她的情绪;记得回家后手指上她的味道一直持续了好多天,因为每过个几天刚要消失又会见面。鼻腔里也总感觉是她的味道,她也如是说我。
Ps:不要想太多,这只是个故事。